显示标签为“核心”的帖子。显示所有帖子
显示标签为“核心”的帖子。显示所有帖子

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

杜宝俊:萧景琰的核心地位是在伟大斗争中形成的

萧景琰的核心地位是在伟大斗争中形成的。
请看杜宝俊从梁国帝都金陵发回的报道:
杜宝俊从苏宅获悉:靖王萧景琰已经被明确为梁国的领导核心,老梁帝已经彻底不再过问政务,颐养天年。
过去两年,萧景琰从一名籍籍无名的郡王,先后被擢升为亲王、五珠亲王、七珠亲王,最后入主东宫,成为梁国的领导核心,出乎很多人意料。
但一切又都在情理之中。
在萧景琰决定夺嫡那一刻起,这场伟大斗争就开始了。
夺嫡的本质,是一场政治斗争。所谓政治斗争,就是我上去,你下来。
当时朝中的局势是:
当朝太子萧景宣和七珠亲王、誉王萧景桓,分别占据了梁国政坛的半壁江山。
朝廷六部,兵部、礼部、户部,属于太子一党;吏部、刑部、工部,是誉王一党。
军方:一品军侯、宁国侯谢玉,节制巡防营,表面中立,实则是太子一党。庆国公柏叶,是誉王一党。禁军统领蒙摯,只效忠皇帝。云南穆府的霓凰郡主,因为和赤焰旧人的渊源,皇帝既忌惮又拉拢,太子和誉王则是极力想收服。
后宫:太子生母越贵妃,宠冠六宫。誉王生母虽然早逝,但皇后是其养母,兼皇后膝下无子,其凝聚党政治力量,都属于誉王阵营。
悬镜司:首尊夏江只效忠皇帝,不介入党争。
老同志纪王、言阙,不问朝政,一个纵情声色,一个一心求道。(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。)
而靖王呢?
因为和赤焰旧人的渊源——从小跟着祁王长大,和林府少帅林殊又是好基友,坚信他们不会谋反,而与皇帝发生了不可调和的冲突,长年被放逐在外,四处争战,成为一个“武人”,在朝堂毫无根基。
其母亲,虽然育有皇子成年,却也受赤焰一案牵连,仍是嫔位,芷萝宫堪称冷宫,既无越贵妃的宠,也无皇后的势。
要破局突围,简直是难于登天。
但靖王一开始并不想夺嫡,甚至都没动过这个念头,因为觉得不可能,直到一个号称麒麟才子的梅长苏出现。
最终让靖王下决心参与这场冒险游戏的,是不想看着国家,落入太子或誉王之手。这两人,在朝堂恶斗十几年,他们结党营私,贪污腐化,与民争利,搞得整个政坛乌烟瘴气,严重破坏了梁国的政治生态。
想当年,祁王主政,激浊扬清,大梁上下,是何等进取,何等明快。
而如今,内有灾殃,外有边患,朝廷却如此气象,有识之士有的归隐山林,远离了朝堂,因为哀莫大于心死。
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趋避之。
靖王决定要拿到这个至尊之位,为了梁国,为了赤焰军,为了祁王,为了小殊。
他把这个决定告诉了母亲:你决定了?那就去做,不用管我,无论结局如何,你我母子共担。
告诉了贴身将领列战英,获答复:永远跟随。
一个以靖王为核心的团队成型,身边是梅长苏、静嫔、列战英。
昭仁宫中勇救霓凰郡主,靖王赢得了云南穆府的好感。而梅长苏坦白身份,让未婚妻霓凰郡主,偕同整个云南穆府,倒向了靖王。
滨州侵地案,拔掉了誉王在军方的党羽庆国公柏叶;
兰园藏尸案,打掉了太子的党羽——户部尚书楼之敬;
妓馆杀人案,同时折掉了誉王的两个尚书——刑部尚书齐敏、吏部尚书何敬中。
萧景睿生日宴,扳倒了威名赫赫的一品军侯谢玉。
和自己气味相投的沈追,补缺了户部尚书;曾在自己手下做过事的蔡荃,补缺了刑部尚书。
重要的是,他们都是忠勇谋国之人,过去因为朝堂风气不正长期受冷落,却始终坚守正道,正派做人,扎实工作。虽然明面上没有说破,他们在思想上行动上与靖王保持一致,朝堂之上,时时处处维护靖王这个核心。
悬镜司高阶掌镜使夏冬,听到谢玉招认的赤焰一案原委后,和自己的师父夏江决裂,和靖王因赤焰案形成的心结打开。夏冬,也加入到了靖王阵营。
禁军统领蒙摯,先是调自己的部下寿春去靖王府探路,再亲自直闯密室,当面剖白,抬出赤焰渊源,心情愉快地被靖王收服。
梅长苏雪天亲自登门,以一句“血仍未冷”说服了老同志言阙出山,襄助靖王。
在太皇太后丧期,靖王守灵期间的表现(好像是不吃零食),赢得了朝臣的一致赞扬。
私炮坊爆炸后,靖王亲赴一线,抚恤灾民,受到了从皇帝到朝臣、舆论的一致好评。
五州灾荒,靖王主理救灾,不贪污有章法,稳定了局面,更是受到朝中赞扬,“上马能战,下马能治”。
后宫之中,最是安静的静嫔,让终日鸡飞狗跳的皇帝,找到了一个心灵港湾,升为静妃。
天平逐渐倾斜,终于迎来质变。
太子萧景宣,不修德政,没有拧紧人生的总开关,先是勾结原户部尚书楼之敬(另案处理,已执行死刑)开设私炮坊,造成国有资产流失,引发爆炸致上百名百姓死伤;还结党营私,假手宁国侯谢玉(另案处理,流放贵州)打击异己,刺杀朝廷重臣。更严重的事,在太皇太后国丧期间纵情酒色,妄议中央,恶毒攻击中央领导人,贬为献王,逐出京城。
与此同时,靖王从郡王升为亲王。
政治敏锐的蔡荃和沈追相视一笑:新的格局开始了。
面对靖王的蹿升,不甘心的誉王和惶恐的夏江,联起手来,利用赤焰军旧将卫峥,设了一个局。最终在梅长苏主持、老同志纪王、言阙等人的协助下,破了此局,还把夏江拉下马,彻底断送了誉王的帝位。
誉王挟持皇后,发动武装政变时,梅长苏开始了豪赌:一旦赢了,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靖王的至尊之路了。
老天庇佑,赌赢了。
万安山猎宫平叛,靖王打动了老皇帝。
虽然不是朕最优秀的儿子,但还是把他送入了东宫。
中书令柳澄的孙女成了太子妃,柳家兄弟——一个中书令,一个礼部尚书,加入了靖王阵营。
通过言阙,争取到了夏江发妻的支持,清理了夏江余党,消除了政治隐患。

大义面前,萧景睿说服了自己的母亲——莅阳长公主,举告谢玉,掀开了赤焰翻案的序幕。
终极对决时刻。
莅阳长公主首告,蒙摯、霓凰、蔡荃、言阙、纪王、柳澄先后站出来,一声声“臣附议”,就是一声声“维护靖王这个核心”。
大是大非,没有模糊的空间,必须旗帜鲜明,必须亮明态度。
确立靖王这个核心,是实至名归,众望所归,水到渠成、名实相副。
过去两年,在靖王的推动下:
朝廷吏治上:反腐倡廉,激浊扬清,选贤用能。(有人说反腐说政治斗争排斥异己,可看看太子、誉王、夏江、谢玉、楼之敬、齐敏,哪个不是罪大恶极?哪个不是罪有应得?)
国家法度上:推动了军马制和驻防改革,有效提升了军队的战斗力;裁撤了悬镜司,让朝廷法度归于统一。
民生问题上:抚恤私炮坊爆炸的受灾民众;对南方五州的灾民进行良好的安置。
对外关系上:平定了五国的入侵,维护了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。
更重要的是:平反了赤焰冤案,全国人心大顺。
如果这不是伟大斗争,什么是伟大斗争?
靖王成为梁国的核心,正是在领导和推进这一伟大事业、伟大工程、伟大斗争的实践中自然形成的。
从备受冷落的王子,到全梁国的核心,这是梁国干部群众的郑重选择,符合梁国人民的根本利益,对梁国的发展和长治久安,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意义。

Twitter Updates

Twitter Updates

    follow me on Twit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