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标签为“杜宝俊”的帖子。显示所有帖子
显示标签为“杜宝俊”的帖子。显示所有帖子

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

杜宝俊:萧景琰的核心地位是在伟大斗争中形成的

萧景琰的核心地位是在伟大斗争中形成的。
请看杜宝俊从梁国帝都金陵发回的报道:
杜宝俊从苏宅获悉:靖王萧景琰已经被明确为梁国的领导核心,老梁帝已经彻底不再过问政务,颐养天年。
过去两年,萧景琰从一名籍籍无名的郡王,先后被擢升为亲王、五珠亲王、七珠亲王,最后入主东宫,成为梁国的领导核心,出乎很多人意料。
但一切又都在情理之中。
在萧景琰决定夺嫡那一刻起,这场伟大斗争就开始了。
夺嫡的本质,是一场政治斗争。所谓政治斗争,就是我上去,你下来。
当时朝中的局势是:
当朝太子萧景宣和七珠亲王、誉王萧景桓,分别占据了梁国政坛的半壁江山。
朝廷六部,兵部、礼部、户部,属于太子一党;吏部、刑部、工部,是誉王一党。
军方:一品军侯、宁国侯谢玉,节制巡防营,表面中立,实则是太子一党。庆国公柏叶,是誉王一党。禁军统领蒙摯,只效忠皇帝。云南穆府的霓凰郡主,因为和赤焰旧人的渊源,皇帝既忌惮又拉拢,太子和誉王则是极力想收服。
后宫:太子生母越贵妃,宠冠六宫。誉王生母虽然早逝,但皇后是其养母,兼皇后膝下无子,其凝聚党政治力量,都属于誉王阵营。
悬镜司:首尊夏江只效忠皇帝,不介入党争。
老同志纪王、言阙,不问朝政,一个纵情声色,一个一心求道。(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。)
而靖王呢?
因为和赤焰旧人的渊源——从小跟着祁王长大,和林府少帅林殊又是好基友,坚信他们不会谋反,而与皇帝发生了不可调和的冲突,长年被放逐在外,四处争战,成为一个“武人”,在朝堂毫无根基。
其母亲,虽然育有皇子成年,却也受赤焰一案牵连,仍是嫔位,芷萝宫堪称冷宫,既无越贵妃的宠,也无皇后的势。
要破局突围,简直是难于登天。
但靖王一开始并不想夺嫡,甚至都没动过这个念头,因为觉得不可能,直到一个号称麒麟才子的梅长苏出现。
最终让靖王下决心参与这场冒险游戏的,是不想看着国家,落入太子或誉王之手。这两人,在朝堂恶斗十几年,他们结党营私,贪污腐化,与民争利,搞得整个政坛乌烟瘴气,严重破坏了梁国的政治生态。
想当年,祁王主政,激浊扬清,大梁上下,是何等进取,何等明快。
而如今,内有灾殃,外有边患,朝廷却如此气象,有识之士有的归隐山林,远离了朝堂,因为哀莫大于心死。
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趋避之。
靖王决定要拿到这个至尊之位,为了梁国,为了赤焰军,为了祁王,为了小殊。
他把这个决定告诉了母亲:你决定了?那就去做,不用管我,无论结局如何,你我母子共担。
告诉了贴身将领列战英,获答复:永远跟随。
一个以靖王为核心的团队成型,身边是梅长苏、静嫔、列战英。
昭仁宫中勇救霓凰郡主,靖王赢得了云南穆府的好感。而梅长苏坦白身份,让未婚妻霓凰郡主,偕同整个云南穆府,倒向了靖王。
滨州侵地案,拔掉了誉王在军方的党羽庆国公柏叶;
兰园藏尸案,打掉了太子的党羽——户部尚书楼之敬;
妓馆杀人案,同时折掉了誉王的两个尚书——刑部尚书齐敏、吏部尚书何敬中。
萧景睿生日宴,扳倒了威名赫赫的一品军侯谢玉。
和自己气味相投的沈追,补缺了户部尚书;曾在自己手下做过事的蔡荃,补缺了刑部尚书。
重要的是,他们都是忠勇谋国之人,过去因为朝堂风气不正长期受冷落,却始终坚守正道,正派做人,扎实工作。虽然明面上没有说破,他们在思想上行动上与靖王保持一致,朝堂之上,时时处处维护靖王这个核心。
悬镜司高阶掌镜使夏冬,听到谢玉招认的赤焰一案原委后,和自己的师父夏江决裂,和靖王因赤焰案形成的心结打开。夏冬,也加入到了靖王阵营。
禁军统领蒙摯,先是调自己的部下寿春去靖王府探路,再亲自直闯密室,当面剖白,抬出赤焰渊源,心情愉快地被靖王收服。
梅长苏雪天亲自登门,以一句“血仍未冷”说服了老同志言阙出山,襄助靖王。
在太皇太后丧期,靖王守灵期间的表现(好像是不吃零食),赢得了朝臣的一致赞扬。
私炮坊爆炸后,靖王亲赴一线,抚恤灾民,受到了从皇帝到朝臣、舆论的一致好评。
五州灾荒,靖王主理救灾,不贪污有章法,稳定了局面,更是受到朝中赞扬,“上马能战,下马能治”。
后宫之中,最是安静的静嫔,让终日鸡飞狗跳的皇帝,找到了一个心灵港湾,升为静妃。
天平逐渐倾斜,终于迎来质变。
太子萧景宣,不修德政,没有拧紧人生的总开关,先是勾结原户部尚书楼之敬(另案处理,已执行死刑)开设私炮坊,造成国有资产流失,引发爆炸致上百名百姓死伤;还结党营私,假手宁国侯谢玉(另案处理,流放贵州)打击异己,刺杀朝廷重臣。更严重的事,在太皇太后国丧期间纵情酒色,妄议中央,恶毒攻击中央领导人,贬为献王,逐出京城。
与此同时,靖王从郡王升为亲王。
政治敏锐的蔡荃和沈追相视一笑:新的格局开始了。
面对靖王的蹿升,不甘心的誉王和惶恐的夏江,联起手来,利用赤焰军旧将卫峥,设了一个局。最终在梅长苏主持、老同志纪王、言阙等人的协助下,破了此局,还把夏江拉下马,彻底断送了誉王的帝位。
誉王挟持皇后,发动武装政变时,梅长苏开始了豪赌:一旦赢了,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靖王的至尊之路了。
老天庇佑,赌赢了。
万安山猎宫平叛,靖王打动了老皇帝。
虽然不是朕最优秀的儿子,但还是把他送入了东宫。
中书令柳澄的孙女成了太子妃,柳家兄弟——一个中书令,一个礼部尚书,加入了靖王阵营。
通过言阙,争取到了夏江发妻的支持,清理了夏江余党,消除了政治隐患。

大义面前,萧景睿说服了自己的母亲——莅阳长公主,举告谢玉,掀开了赤焰翻案的序幕。
终极对决时刻。
莅阳长公主首告,蒙摯、霓凰、蔡荃、言阙、纪王、柳澄先后站出来,一声声“臣附议”,就是一声声“维护靖王这个核心”。
大是大非,没有模糊的空间,必须旗帜鲜明,必须亮明态度。
确立靖王这个核心,是实至名归,众望所归,水到渠成、名实相副。
过去两年,在靖王的推动下:
朝廷吏治上:反腐倡廉,激浊扬清,选贤用能。(有人说反腐说政治斗争排斥异己,可看看太子、誉王、夏江、谢玉、楼之敬、齐敏,哪个不是罪大恶极?哪个不是罪有应得?)
国家法度上:推动了军马制和驻防改革,有效提升了军队的战斗力;裁撤了悬镜司,让朝廷法度归于统一。
民生问题上:抚恤私炮坊爆炸的受灾民众;对南方五州的灾民进行良好的安置。
对外关系上:平定了五国的入侵,维护了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。
更重要的是:平反了赤焰冤案,全国人心大顺。
如果这不是伟大斗争,什么是伟大斗争?
靖王成为梁国的核心,正是在领导和推进这一伟大事业、伟大工程、伟大斗争的实践中自然形成的。
从备受冷落的王子,到全梁国的核心,这是梁国干部群众的郑重选择,符合梁国人民的根本利益,对梁国的发展和长治久安,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意义。

2016年10月28日星期五

杜宝俊:为什么要维护张无忌这个核心

编辑评论:无论本文作者观点如何,这都是一篇有意思的文章,推荐阅读。

《倚天屠龙记》里的明教,其最高权力——教主一职的承续,是由上一任教主指定接班人,同时交接信物——圣火令。

圣火令是波斯山中老人霍山所铸,刻着他毕生武功精要,和明教同时传入中土,成为教主令符。不难理解,圣火令本质是明教的理论体系,身为教主,如果不掌握这个理论体系,就失去了“道统”上的合法性。

对新任教主来说,上一届教主的指定,赋予了“法统”合法性;再掌握圣火令,有了“道统”上的合法性,这样才能有令有权,有名有实。

但是,到了第31代教主手中,圣火令丢失。这导致32代、33代教主(阳顶天)有权无令,用灭绝师太的话说,“这教主便做得颇为勉强”。其实就是这两任教主虽有教主之权,但没有自己的理论体系。

后来,阳顶天猝死密道,遗书也未能传出,导致明教出现前所未有的局面:上一任教主失踪,没有遗嘱指定接班人,没有圣火令,这下一任教主如何产生?

此时明教有左右光明二使(杨逍、范遥),四大护教法王(黛绮丝、殷天正、谢逊、韦一笑),还有五散人(说不得和尚,铁冠道人、冷谦、周颠、彭莹玉)。即使不算失踪的范遥和黛绮丝,中央也有九巨头。地方上则有香主、堂主;军队方面有五行旗。

杨逍、范遥地位虽高,但二十多岁,显然无法服众;殷天正虽老,但实力又欠缺;五散人,顾名思义,就是顾问角色,既无根基,能力也不够。

阳顶天执政时期,靠过人的能力和手腕,成为这个领导班子的核心,这也导致后阳顶天时代,这群人中并没有木秀于林者,能够成为当仁不让的新核心。

不要说那个时候没有选举一说,即使选举,也很难有人能得票过半。

于是,明教分裂了。

地位最高的光明左使杨逍,虽然守着光明顶,但政令也不出光明顶。

用周颠的话说:你职位虽然最高,旁人不听你的号令,又有何用?你调得动五行旗么?四大护教法王肯服你指挥么?我们五散人更是闲云野鹤,没当你光明左使者是甚么东西!

光明右使范遥,毁容隐遁。

紫衫龙王黛绮丝出走;白眉鹰王殷天正另立门户;金毛狮王谢逊精神失常;五散人和杨逍因教主之争,更是赌气不再踏入光明顶。

由于统率无人,一个威震江湖的大教竟闹得自相残杀、四分五裂。置身事外者有之,自立门户者有之,为非作歹者亦有之,从此一蹶不振,危机百出。

直至引来生死存亡之祸——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。

这一点,明教高层看得很清楚,就像韦一笑所言:六大门派所以胆敢围攻光明顶,没将本教瞧在眼里,还不是因为知道本教乏人统属、内部四分五裂之故。

对于明教高层来说,需要一个领导核心,这是共识;谁来做核心,这是分歧。

即便大敌当前,这个分歧也无法调和,五散人+韦一笑+杨逍,一言不合就动手。终于导致了七大高手被圆真所乘,明教教众面临被六大门派砍瓜切菜的死局。

这个时候,天上掉下来一个张无忌。

首先他是殷天正的外孙、谢逊的义子,是明教“自己的孩子”。

其次他武功高强,品性纯良,德才兼备。

第三他早就有恩于五行旗、杨逍,更是挽狂澜于既倒,在光明顶救下了整个明教,这政绩,是不世之功,形同再造明教。

所以,明教历史上,一个史无前例的教主产生了,他既没有法统,也没有道统,他是由明教各派系于危急时刻共同拥戴产生。

由杨逍挑明:我们决定了,你来当教主。

张无忌一开始是推辞的,说,我一个武当派传人,怎么能当明教教主呢?你们另请高明吧!

但最终,张无忌思虑再三,还是答应暂摄教主之位,这就叫:苟利江湖生死以,岂因祸福趋避之。

杨逍等人,作为明教的高级干部,虽然彼此多有不睦,但在大局意识上,都无可挑剔,不然也就不会有五散人违背誓言,重上光明顶助拳了。即使上一开始不情愿的周颠,被说不得和尚问了一句“你是明尊火圣座下的弟子不是?”后,也放下与杨逍的旧账。

因为他们都清楚,只要张无忌出任教主,成为明教新的领导核心,那中兴可期。不然,用彭莹玉的话说,“明教又回到了自相残杀、大起内哄的老路上”。

更重要的是,彼时异族统治者占领中原,要想恢复汉室河山,必须要有一个领导核心,而明教就是中国抗元大业的领导核心,张无忌教主就是明教的领导核心,这是事业的需要,是明教高度集中统一的需要,是明教实现坚强有力领导的需要。

对明教上下特别是高级干部来说,维护张无忌这个核心、维护核心的权威,就是全教的最高利益,也是国家和民族的最高利益。

过去,杨逍一直自认为是明教一人之下的二把手,但在核心意识方面,仍是头脑清醒。他告诉张无忌:“我们都是你的属下,在你跟前,连坐也不敢坐,还说甚么长辈平辈?”

殷天正也第一时间解散了天鹰教,重归明教,让明教完成了形式上的统一。“打从今日起只有张教主,哪个再叫我一声’殷教主’,便是犯上叛逆。”以实际行动维护明教的团结统一,维护张教主的权威。

张无忌出任教主之后,马上就宣布了两件事:

第一件事:自今而后,从本人以下,人人须得严守教规,为善去恶、行侠仗义。(从最高领导人做起,尊崇党章,为人民服务)

本教兄弟之间,务须亲爱互助,有如手足,切戒自相争斗。(要团结不要分裂)

本人请冷谦冷先生担任刑堂执法,凡违犯教规,和本教兄弟斗殴砍杀,一律处以重刑,即令是本人的外公、舅父等尊长,亦无例外。(反腐无禁区,没有铁帽子王)

第二件事。本教和中原各大门派结怨已深,双方门人弟子、亲戚好友,都是互有杀伤。此后咱们既往不咎,前愆尽释,不再去和各门派寻仇。(对外和平共处,造福江湖)

对于第一件事,明教教众的反应是:众人躬身说道:“正该如此。”

第二件事,就不同了:众人听了,心头都是气忿不平,良久无人答话。

此时真是一个大写的尴尬,新核心的权威,面临考验。

周颠想不通,跳出发问:“倘若各门派再来惹事生非呢?”

张无忌道:“那时随机应变。要是对方一再进逼,咱们自也不能束手待毙。”

铁冠道人站出来了,他说:“好罢!反正我们的性命都是教主救的,教主要我们怎样,那便怎样。”

铁冠道人的话虽然有道理,但谁都知道,这么说,并没有真正认同新教主的新理念,没有做到“认识上一致、思想上统一、政治上同心、情感上认同”。

人就怕比较,接着出场的彭莹玉,水平就高出一大段位。只听彭莹玉大声道:

“各位兄弟:中原各门派杀了咱们不少人,咱们也杀了各门派不少人,要是双方仇怨纠缠,循环报复,大家只有越死越多。教主命令咱们不再寻仇,也正是为咱们好。”

这一席话的效果是:众人心想这话不错,便都答允了。(张无忌任命了冷谦为纪委书记,还应该任命彭莹玉为宣传部长。)

总之,这次光明顶会议,确立了以张无忌为教主的明教中央,结束了明教长达30年的内乱与分裂。张无忌以大无畏的担当,从严治教,对外修好,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元大业,并最终取得了胜利。

至于革命果实被教内野心家阴谋家朱元璋窃取,那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转载自:微信

2016年5月3日星期二

杜宝俊:处理任志强的逻辑

编辑评论:任志强微博言论被留党查看一年,微博、推特上炸了锅,称此举动与习对知识分子最近的不扣帽子、不打棍子的论述相违背。看了杜宝俊和李北方的评论文字,会发现对共产党员任志强的处理,其实并没有违背共产党自身的逻辑,跟风叫骂起哄容易,冷静思考才能发现这其中的逻辑。
任志强的处分结果下来了。
中共北京市西城区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并报区委批准:
华远集团原党委副书记、董事长任志强同志多次在微博、博客等网络平台和其他公开场合公开发表违背四项基本原则、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等方面的错误言论,其行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,决定给予任志强同志留党察看一年处分。

《从“两学一做”看党的逻辑》(回复425提取)一文中,杜宝俊曾说:
从中国共产党的视角来看,有一些党员:在党不言党、不爱党、不护党、不为党;组织纪律散漫,不按规定参加党的组织生活,不按时交纳党费,不完成党组织分配的任务,不按党的组织原则办事。

还有一些党员,用习的话说,“想说什么说什么……有的还专门挑那些党已经明确规定的政治原则来说事,口无遮拦,毫无顾忌,以显示自己所谓的‘能耐’,受到敌对势力追捧,对此他们不以为耻、反以为荣。”

也就是所谓的“吃共产党的饭,砸共产党的锅”。就像酒桌上讲低俗段子的党员毕福剑,微博上把党和人民对立的“优秀党员”任大炮。

当时,有读者对此不以为然,认为拿毕姥爷任大炮举例不妥。

精读党报(jingdudangbao)的工作之一是“解局”,所谓“解局”,就是要呈现背后的逻辑。那处理毕姥爷任大炮的逻辑是什么?杜宝俊推荐《南风窗》主笔李北方的一篇文章,《一个非党员眼里的任志强》,话比较糙,但逻辑是清楚的。点击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查阅。

如果还有共产党员不能理解,那真的需要好好学习下党章了,否则距离违纪只有50米。


一个非党员眼里的任志强

任大炮志强好像摊上事儿了。大炮一向敢说,总是跟出门忘吃药了似的,他不缺拥趸,也不乏骂声,一副快意江湖的模样。但这次有点不一样。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视察中央媒体,发表了党媒要姓党的指示,大炮又不高兴了,接连发微博冷嘲热讽,随后,网上密集出现对大炮的反击,措辞都很强烈。另一方面,海外媒体和一些公知大V都跳出来,力挺任志强。好一番热闹景象。
接下来会如何发展?是热闹几天就又过去了?还是有个说法?这一次任志强恐怕难过这一关。我希望是后者,所以也来凑凑热闹,争取让这个目标尽早实现。
我的看法是:任志强这样的党员必须被开除出党——谁让他们不主动退党呢?
跟其他人从党的立场出发批判任大炮不同,我认为,党之所以必须开除任志强这样的党员,完全是因为这是纠正社会道德伦理的错乱、修复道德滑坡的危局的需要。党是中国社会最核心的领导力量,在维护底线上,党也不能含糊;党不但要走在前头,也要为社会兜住底。
社会上有和尚不守戒律的事情。然而,大众并没有因此认为和尚不守戒律是正常的,是可以接受的。有的和尚不守戒律,和大众仍坚持认为和尚是应该遵守戒律的,是并存着的。这一点其实非常重要,这意味着,在这个问题上,虽有跌破底线的事情发生,但道德伦理底线仍然存在着。
再打个比方。人非圣贤,谁都可能做点错事,甚至坏事,区别在于做了错事坏事自知不自知。知道错了,就能改正,就善莫大焉,真正可怕的是干了坏事不还不知耻。
这不是什么难理解的道理吧?如果承认这个道理,那就要承认,最能体现当今社会的堕落的现象之一是党员反党。
任志强反不反党?这其实没什么好讨论的,他的言论都在那里,大家也都看到了,没必要重复。任大炮虽然也说过他爱国爱党,但这除了增加他的无耻,毫无用处。
党员贺卫方反不反党?出来给任大炮辩护的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反不反党?这也是不需要讨论的,他们无论如何狡辩他们是爱党爱国的,都只能增加他们的无耻。
比党员反党更堕落的是,党员反党还成了件很光彩的事情。为什么说“更堕落”呢?因为破戒的和尚虽然有,但花和尚没有成为僧界的明星,没有哪个花和尚敢于说自己才代表了佛教的正确发展方向。但反党的党员敢,贺卫方就敢说自己才是党内的健康力量,公知大V就敢把任大炮树立为说真话、有良知的楷模。
入党,是一个人成年以后做出的自主选择,党员不是天生的身份,入党不是被迫的。入党是要宣誓“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,永不叛党”的。宣誓是一个很重要的动作,大家知道,美国总统就职,要手按在圣经上发誓,中国也开始实行国家公职人员就职时对宪法宣誓的环节。宣誓,诉诸的是人的灵魂,相信人有道德底线,相信人能够对自己的誓言负责,是基于人心中的道德力量是一切事业的最后依归这样一个假定。那么,一个拿宣誓当儿戏,拿自己的誓言当放屁的人,还配称做人吗?答案是显然的,不配,这样的人虽然也用两条腿走路,实质上禽兽不如。
任志强说,他被共产主义的口号骗了几十年。好吧,退一步说,他年轻的时候政治氛围跟今天不同,入党是跟风之举,后来发现被共产主义骗了,那应该怎么办呢?退党嘛!党章规定了党员有退党的自由。但是他为什么不退呢?为了捞实惠而已。这样的货色,难道不是禽兽不如吗?
党,不仅是指组织上的党,也指党的宗旨和理念。一个人有没有权利反党?当然有,不可能每个人都是社会主义者,党也不能强迫每个人都同意党的宗旨。反党的人,可以呆在党外。已经混进党内,但又不同意党的宗旨的,那就必须滚出去。这没有什么好说的,这是伦理底线。
和尚动了凡心,应该怎么办?还俗呗。诸位,你能想象一个和尚一边花天酒地,一边指责自己被佛教教义和戒律欺骗了,要求“改革”,号召“推墙”吗?不能,没有那么脸皮厚的和尚,但是有那么脸皮厚的共产党党员,他的名字叫任志强。当然,跟任志强一样的党员还有。
好吧,他们赖在党内不走,一边吃饭一边砸锅,算他们脸皮厚,他们不是人。那么,党组织在干什么呢?党组织应该怎么做呢?
再重申一遍,我不是党员,当然也不是从党的立场出发说这些话的,我的着眼点不是党建;我关注的社会伦理底线。党组织对反党的党员不闻不问,还把任志强这种货色评为“优秀共产党员”,这是突破底线的事情。党是国家的领导核心,党的一举一动都有示范性作用,好的方面有,不好的方面也有。既然党员可以没有党员的样子,那屠户就可以没有屠户的样子(于是有了注水肉),卖牛奶的就没有卖牛奶的样子(于是有了三聚氰胺),开饭馆就没有开饭馆的样子(于是有了天价鱼天价虾)……这个话可以无限长地罗列下去。
我不是党员,但我拥护社会主义,支持党的领导。我向党进一言:党应该听得进去批评意见,但党决不可以放任党员反党,不可以容忍这种肆无忌惮的政治乱伦,对于反党的党员,必须坚决清除。任大炮等人只是跳得比较高的,还有多少悄无声息在反党的党员?反腐只是把矛头指向了严重违纪和触犯了法律的干部,这只是最基础的一步,党要焕发生机,带领人民走向新的胜利,必须更进一步,把不符合党员要求的人全部清除出去。

2016年3月27日星期日

杜宝俊:人民日报问“你是谁的人?” 到底什么意思?

 编辑评论:中国的政治,特别是路线的分歧,一般人从党媒中是看不出路线差异的。春节后,当网络知识分子猛批“党媒姓党”一说时,看看这篇文章脑子也许会多一个疑问,“如果党媒不姓党,那么姓谁呢?”这个“谁”,同人民日报《你是谁的人?》里这个谁,如果是同一个人呢?
今天的《人民日报》,在第四版发了一篇文章,标题就是“你是谁的人?”,很有意思。

文章以一个刚入基层单位的年轻人,被同事私底下问“你是谁的人?”为开头,说这位年轻人很郁闷:是不是进机关就得“选边站队”,非得成为“谁的人”?难道靠认真工作、正直为人就没有好的前途吗?

进而引出官场中圈子、派性的问题,文章说:

共产党的干部,究竟是谁的人,答案其实很明白。干部都是党的干部,不是哪个人的家臣……各级干部都要做政治上的明白人,加强党性修养,增强组织观念,自觉抵制“认人不认党”“拜码头不敬组织”的歪风邪气。

在周、薄、徐、郭、令已经落马的当下,在中共四级党委的换届之年,人民日报刊出此文,发出此问,究竟是什么意思?

杜宝俊从琅琊榜说起吧:

在琅琊榜中,六部尚书,分成两派,户部、礼部、兵部尚书是太子的人;吏部、刑部、工部尚书是誉王的人。

扶持靖王夺嫡的梅长苏,用“剪裙边”的办法,把太子、誉王的干将一一拿下:

兰园藏尸案,拿下了太子的户部尚书楼之敬;

杨柳心妓馆杀人案,一举拿下了誉王的吏部尚书何敬中、刑部尚书齐敏;

朝堂论礼,又拿下了太子的礼部尚书陈元直。

但是,到了最后,梅长苏却放过了兵部尚书和工部尚书。

特别是兵部,一开始还跟靖王作对,在私炮坊爆炸后,上奏折弹劾靖王违规挪用军资救灾。这是为什么呢?

太子被废、誉王谋反,靖王成为新的太子,作为废太子的人,兵部尚书李林每天提心吊胆,以至于在靖王传召后,居然还迟到了。


靖王给他派了一个差事,说“春猎时,庆历军作乱,可见京城周边安防有问题,你回去想想,牵头拟一个驻军调动及换防的改制方案,二十天后报给我。”

接到任务的李尚书,有点意外,也有点摸不着头脑,出去时正好碰到了户部尚书沈追,二人有了一段对话。

沈追:李大人。

李林:噢呵,沈大人。

沈追:怎么这幅脸色?是做错了什么差事被殿下训斥了?

李林:殿下倒没训斥,只交办了差事。

沈追:李大人,我们同僚也好些年了,我便多几句嘴,如今东宫里的这位,不是当年的太子,别老想着揣测他什么意思,会怎么对付你,既然交办了差事给你,尽力做好便是。倘再胡思乱想误了正事,那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呢!

二十天后,沈追告诉靖王:臣遇见了兵部尚书李林,见他一副精神百倍的样子,想必他驻军换防的初案,得到了殿下的首肯。

靖王说,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兵部尚书,对兵制其实是最了解的,抛开党争不谈,能力本是有的。那个初案没什么大问题,我让他再修改一下,就能呈报中书内阁核准了。

镜头切换到了苏宅,梅长苏将写有兵部、工部的木牌投入了炭盆。


管家不解,问:宗主,这两部的尚书大人,您还没有处置呢,为什么要毁掉啊?

梅长苏回答说:因为我不会动他们了,留着这两块木牌也没有意义,党争就像是一场噩梦,有些人会永远困死在里面,而有些人会醒过来。这两位大人,算是醒过来了。


在和沈追、蔡荃对谈时,靖王说,“无论以前是否参与过党争,只要有心悔过,我自会给他们机会。”

沈追为这个表态做了注解,说:

其实多数人在入仕之时,都有一颗济世报国、光宗耀祖的志向。只因为朝廷气象污浊,渐渐迷失了心智,随波逐流了。殿下在更新朝廷气象之时,肯为这些人留一线生机,实在是仁德呀。

沈追口中的“朝廷气象”,换个当下的词,就是“政治生态”。

2014年6月30日,中共建党93周年前夕,政治局集体学习,习近平说,“必须营造一个良好从政环境,也就是要有一个好的政治生态。”

杜宝俊看来,十八大后的反四风也好,从严治党也好,打虎拍蝇也好,其指向都是,刷新政治生态,营造一个良好的从政环境,改变劣币驱逐良币的不正常现象。

积习已深,非朝夕之功。在拿掉了搞团团伙伙的周永康、令计划后,2015年1月,习近平告诉中纪委全体委员,“重构政治生态的工作艰巨繁重”。

在习看来,“做好各方面工作,必须有一个良好政治生态。政治生态污浊,从政环境就恶劣;政治生态清明,从政环境就优良。”

而政治生态污浊的一个表现,就是门派朋党,从政之人不能以才干政绩胜出,而无能之辈,因为关系强,后台硬,却忝居高位。比如《太阳后后裔》里,姜暮烟这样能力强又敬业的医生评不上教授,走关系的那个垃圾,叫什么来着,却当上了教授。


所谓庙堂之上,朽木为官,殿陛之间,禽兽食禄;狼心狗行之辈,滚滚当道,奴颜婢膝之徒,纷纷秉政。说的就是这种污浊的政治生态。

比如琅琊榜中,一身正气、坚持原则的蔡荃在刑部靠边站,而贪赃枉法、草菅人命的齐敏,因为有誉王这棵大树,就能盘踞要津。

人民日报今天的文章也说:

“群臣朋党,则宜有内乱。”历史的悲剧反复告诫我们:结党必定弄权,弄权必定营私。

邓小平同志曾经说过,“小圈子那个东西害死人哪!很多失误就从这里出来,错误就从这里犯起。”

有些干部整天琢磨拉关系、找门路、抱大腿,热衷“圈子文化”,迷信“朝中有人好做官”,崇尚人身依附,污染了清爽的政治生态,更与“举贤为公”的宗旨严重背离。

这种山头主义者被毛泽东同志形容为“精神上被石头压着”,我们需要“替他们解开”。
要党性,不要派性;相信“成绩自己会说话”,莫信“大树底下好乘凉”;对味道不正的“老乡会”“同学帮”“战友圈”,洁身自好、敬而远之。

摆正个人与组织的关系,眼睛常往下边看,多琢磨事、少琢磨人,心存敬畏、手握戒尺,凭业绩说话,靠实干进取,干部成长才会按下安全的“快捷键”、驶入健康的“快车道”。

习近平曾说:

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,决不能搞小山头、小圈子、小团伙那一套,决不能搞门客、门宦、门附那一套,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!

诛一恶则众恶惧,用一贤则群贤至。三年从严治党之后,在大换届即将启幕之际,人民日报发出此问,呼吁:

今天的共产党人更应该抛开无原则的纷争,卸下拉帮结派的包袱,努力把自己锻炼成为忠诚纯洁的战士。

这不就是沈追劝兵部尚书李林的一段话吗?(完)


转载自:精读党报
 

Twitter Updates

Twitter Updates

    follow me on Twitter